當前位置 > 首頁 > 產業 > 布魯金斯《全球制造業記分卡》
布魯金斯《全球制造業記分卡》
分享到:
來源: 學術Plus 作者: 布魯金斯學會發布時間:2018/7/24評論:0+收藏文章

《全球制造業記分卡》

 

Global manufacturing scorecard: 

How the US compares to 18 othernations

 

作者:布魯金斯學會

編譯:學術plus


 


摘要

 

美國制造業復興風頭正勁。經過多年的產出下降和勞動力比例下降,美國制造業在過去幾年再次經歷了新的增長。普華永道國際會計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表示,此次復興的催化劑包括經濟增長、勞動力質量提高、有利的稅收政策、監管環境以及運輸和能源成本等因素。[ 1 ]

 

然而,為了更好發展,重要的是要看看美國制造業與其他國家的制造業相比如何。在本報告中,我們開發了一種制造業綜合記分卡,從五個層面來考察全球制造業環境:

 

1)總體政策和法規; 

2)稅收政策; 

3)能源、運輸和健康成本; 

4)勞動力素質; 

5)基礎設施和創新。

 

為了進行更好分析,我們編制了20個指標的數據,并以100分的比例對19個主要國家進行了評分。分析的國家包括巴西、加拿大、中國、法國、德國、印度、印度尼西亞、意大利、日本、墨西哥、荷蘭、波蘭、俄羅斯、韓國、西班牙、瑞士、土耳其、英國和美國。

 

整體制造環境中排名最高的國家是英國和瑞士(均為100分中的78分),其次是美國(77分),日本(74分)和加拿大(74分)。我們發現這些國家由于其政策、成本、勞動力投資和基礎設施而表現良好。

 

低端的國家包括巴西(51分)、印度尼西亞(53分)、墨西哥(56分)、俄羅斯(56分)和印度(57分)。一般來說,這些地方沒有有利的稅收政策,也沒有對教育或基礎設施進行充分的投資。

 

此外,我們編制了有關制造業產出、制造業就業、制造業隨著時間的發展而變化的數據。中國是制造業產出排名靠前的國家,制造業占國內產值百分比的排名也比較靠前。與此同時,波蘭的制造業創造的就業比例最高,其次是德國、意大利、土耳其和韓國。

 

中國是制造業產出排名靠前的國家,制造業在國內產值的占比也比較高。與此同時,波蘭在制造業雇用的勞動力比例最高。

 

在過去幾十年中,基于制造業產出的國家排名發生了重大變化。大多數國家在過去40年中表現出相當穩定,但少數國家的表現有所提高。其中一個例子是印度,其產量排名從1990年的第14位提高到2015年的第6位。相比之下,西班牙的制造業績從2005年的第9位下降到2015年的第14位。俄羅斯也是如此,在1980年它制造業產出排名全球第二,但現在已經下降到世界第15位。

 

根據分析,我們提出了一些改善制造業環境的建議:

 

1.  追求強調政治和經濟可預期性以及開放的貿易政策的治理戰略。制定提供進入全球市場和促進技術傳播的政策對制造業是有利的。

2.  提供適當的財務激勵措施,以促進創新、教育和勞動力發展。這包括研發稅收抵免和消費稅收抵免的措施,幫助企業克服生產和分配的固定成本。此外,向國內制造商提供贈款和貸款可以幫助企業的發展和技術創新。

3. 充分釋放大數據、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等21世紀技術的潛力。這些技術有能力對初期商品設計到最終成功交付產品整個流程實現變革。

4. 通過技術研究和勞動力培訓幫助小公司。技術發展及其向制造業的擴散導致創造高薪工作和具備更高技能的工人。

5. 鼓勵商業實踐透明度的規則有助于減輕腐敗及其破壞性的連鎖反應。舉報人保護和對檢測能力的投資有助于削弱腐敗的根源。

6. 資助必要的物理和數字基礎設施,以支持商業發展。道路、橋梁、水壩和港口等物理基礎設施是連接供應鏈所必需的,就像高速寬帶和移動技術等數字基礎設施的部署一樣。創建充足的基礎設施有助于公司高效運營并加速增長。

 

制造業產出方面

的頂尖國家

 

中國在制造業產出方面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產出超過2.01萬億美元(見表1)。其次是美國(1.867萬億美元),日本(1.063萬億美元),德國(7000億美元)和韓國(3720億美元)。

 

制造業占中國總產出的27%,占全球制造業產出的20%。在美國,它占全國產量的12%,占世界產能的18%。在日本,制造業占該國國家產出的19%,占世界總產量的10%。總體而言,中國,美國和日本占世界制造業產出的48%。

 

表1:2015年制造業產出的主要國家

國家

制造業產出

10億美元)

占國家產出百分比

占全球制造業百分比

中國

$ 2,010

27

20

美國

1867

12

18

日本

1063

19

10

德國

700

23

7

韓國

372

29

4

印度

298

16

3

法國

274

11

3

意大利

264

16

3

英國

244

10

2

臺灣

185

31

2

墨西哥

175

19

2

西班牙

153

14

2

加拿大

148

11

1

巴西

146

11

1

俄羅斯

139

11

1

土耳其

125

18

1

印尼

115

22

1

波蘭

100

20

1

瑞士

93

18

1

荷蘭

88

12

1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2015

 

制造業雇用

勞動力比例

 

波蘭是制造業人口就業比例最高國家(見表2)。在制造業中就業人口占比20.2%,其次是德國(19%),意大利(18.5%),土耳其(18.1%),韓國(16.9%),中國(16.9%)和日本(16.9%)。大約10.5%的美國勞動力從事制造業。

 

表2:制造業雇用的勞動力比例

國家

制造業就業人數

制造業就業人口的百分比

 

波蘭

3,540,000

20.2

 

德國

7911000

19

 

意大利

4090000

18.5

 

土耳其

5012000

18.1

 

韓國

4,499,000

16.9

 

中國

128869000

16.9

 

日本

10958000

16.9

 

墨西哥

9154000

16.3

 

俄羅斯聯邦

10260000

14.4

 

印度尼西亞

16363000

13.5

 

瑞士

612,000

13

 

法國

3396000

12.4

 

西班牙

2,332,000

12.3

 

巴西

10388000

11.4

 

印度

57244000

11.4

 

美國

16381000

10.5

 

荷蘭

898,000

10.4

 

英國

3069000

9.5

 

 

1970 - 2011年

制造業就業變化

 

1970年至2011年間,制造業就業發生了重大變化(見表3)。在發達國家,1970年制造業占勞動力的16.8%,但2011年只占12.8%。相比之下,一些地區強化了制造業。例如,東亞(包括中國和韓國)的制造業在1970年占總勞動力的13.9%,但2011年達到了21.5%。東南亞從1970年的11.4%上升到2011年的14%。印度從1970年的9.4%上升2011年達到11.6%。

 

表3:1970 - 2011年制造業雇用的勞動力百分比

 

1970 - 2015年

國家制造業產出變化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大多數國家的制造業產出相當穩定,但自1970年以來出現了一些變化。例如,1970年,產出最高的國家是美國、蘇聯、日本、德國、中國、英國、法國、意大利和加拿大(見表4)。然而,到2015年,這一排名已經改變為中國、美國、日本、德國、韓國、印度、意大利、英國和法國。

 

表4:1970 - 2015年制造業產出國家排名的變化

 

在此期間,排名提高的國家是印度。它將產量排名從1990年的第14位提高到2015年的第6位。相比之下,西班牙的制造業績從2005年的第9位下降到2015年的第14位。俄羅斯也是如此,因為它在1980年的制造業產出中排名第二,但現在已降至世界第15位。

 

制造業環境排名

 

各國如何發揮作用的重要決定因素之一是其整體環境。為了評估這一點,我們研究了整體環境的五個方面:政策和法規、稅收政策、 能源,運輸和健康成本、勞動力素質、以及基礎設施和創新(有關措施和信息來源的詳細信息,請參閱附錄)。

 

根據20項指標,我們制定了100分制,對各國的制造業環境進行排名。排名靠前的國家是英國和瑞士。

 

對于整體政策,我們包括有關有利的商業環境、風險指數、腐敗和開放貿易政策的指標。通過稅收政策,我們考察了企業稅率,研發稅收抵免和費用選擇的使用,以及政府補助或貸款以支持制造業。在成本方面,我們檢查了電力,石油/液化天然氣和醫療衛生費用。勞動力質量包括對K-12政府支出,高等教育支出,家庭收入,勞動生產率和勞動力支持的衡量。在基礎設施和創新方面,我們依賴基礎設施支出占GDP的百分比、互聯網接入、專利申請、研發支出占GDP的百分比以及危險暴露。

 

根據這20個指標,我們制定了100分制,對各國的制造環境進行排名。表5顯示,最高國家包括英國(78分)、瑞士(78)、美國(77)、日本(74)、加拿大(74)和荷蘭(74)。

 

表5:2018年制造業環境的國家排名

國家

總得分超過100

英國

78

瑞士

78

美國

77

日本

74

加拿大

74

荷蘭

74

韓國

73

德國

72

西班牙

72

法國

70

波蘭

69

意大利

62

中國

61

土耳其

58

印度

57

俄國

56

墨西哥

56

印度尼西亞

53

巴西

51

資料來源:作者的計算

排名靠后的是巴西(51分)、印度尼西亞、(53)、墨西哥(56)、俄羅斯(56)和印度(57)。這些國家在許多不同方面都落后于其他我們調研的國家。

 

制造業發展環境詳細分類

 

表6列出了每個國家20個指標的詳細分類。該表顯示了每個國家如何針對五個維度采取這些措施。舉例來說,英國的親商業環境、風險指數、腐敗和公司稅收政策獲得了最高分,但基礎設施、專利申請和高等教育支出的分數較低。

 

這與巴西相反,后者在其商業環境、稅收政策,高等教育支出、基礎設施和專利申請方面表現不佳。這些問題限制了該國的產出和生產力,并拖累了經濟繁榮。

 

表6:2018年制造業發展環境詳細分類

 

 

排名靠前的國家

是怎么做的

 

在研究制造業指數表現良好的國家時,我們發現他們認真對待制造業,并制定了一系列有利于發展該行業的政策。我們看看三個不同的國家(英國,瑞士和美國),看看他們正在做些什么來幫助制造業發展。

英國

最近英國制造業因英鎊兌美元和歐元的價值下跌而走強,從而促進了海外對英國商品的需求增加。然而,除了貨幣角度之外,由于其在出口經濟中的重要作用,制造業仍保持強大的存在。盡管制造業僅占英國GDP的10%,但它占英國出口的44%。超過70%的英國制造商認為條件適合改善出口增長,英國76%的制造商制定了他們認為有助于其業務在海外發展的戰略。

 

英國提供稅收優惠,促進優秀的制造業研發。

從中長期來看,英國制造業的實力旨在占據更大比例的海外市場。這是有希望的,因為89%的制造商表示他們尋求在海外建立長期客戶忠誠度。[ 2 ]當然,弱勢英鎊的一個缺點是它會增加某些供應品的進口成本。國家領導人必須密切關注這一事實,以便保持合理的生產成本。

 

英國提供稅收優惠,促進優秀的制造業研發。英國在稅收政策的各個類別中得分很高,該國以其制造研發的專業水準而聞名。具體而言,英國的汽車工業和航空航天工業是世界一流的。與整個歐洲的總體趨勢相反,汽車行業實現了創紀錄的增長,該國定位到2021年達到200萬輛汽車的年產量目標。[ 3 ]英國制造的所有汽車中有50%出口,2,000家公司參與其汽車行業,20個最大的汽車供應商中有18個也位于該國境內。

 

在英國制造的所有航空航天產品中有90%用于出口,預計未來幾年該行業將在英國以6.8%的速度增長。該行業處于有利位置,因為一些最復雜的航空航天零件,如機翼、發動機、航空電子設備和民用飛機系統都是在國內制造的。[ 4 ]盡管英國在制造業方面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于他們在航空航天和汽車行業的專業知識,但重要的是要注意這一成功取決于開放的貿易政策。隨著英國脫歐談判的展開,如果通過規則或關稅以任何主要方式扼殺自由貿易,該行業的未來可能會經歷相當大的動蕩。

 

瑞士

瑞士強大的制造業得益于其有效的治理政策。由于其長期的國際中立,該國具有透明和公平的程序,強大的司法效力以及相當大的經濟和政治穩定性。雖然瑞士法郎目前是一種非常強勢的貨幣,但幾乎沒有貨幣不可兌換或轉移限制風險,投資者可以自由地轉換資金進出瑞士,而不必擔心限制性政策。此外,瑞士優先考慮成為一個強大的貿易國家; 進出口總額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的114%,其適用關稅稅率平均為0%。[ 5 ] 由于投資者對商業環境充滿信心,這些政策加上企業稅率較低,為非常成功的制造業基礎奠定了基礎。

 

雖然瑞士的生產成本和堅挺的法郎確實帶來了一些風險,但該國利用其勞動力優勢和穩定的政治環境來建立世界上最強大的制造業之一。

 

瑞士的勞動力人才和制造質量是最重要的。該國擁有大量高技能工人,其制造業對其經濟的增加值是世界上最高的之一。由于經濟發達且穩定,它們是全球一些最大的制藥和計算機產品巨頭的所在地,如諾華和霍夫曼—拉羅什( Hoffman-La Roche)。根據彭博的創新指數,瑞士制藥業和計算機及電子業分別增加270.2億美元和269.6億美元的總收入。[ 6 ] 雖然瑞士的生產成本和堅挺的法郎確實帶來了一些風險,但該國利用其勞動力優勢和穩定的政治環境來建立世界上最強大的制造業之一。

 

美國

美國制造業受益于優秀的勞動力、先進技術和有利的商業政策。美國制造業推動了35%的生產率增長、60%的出口和70%的私營部門研發。[ 7 ]此外,制造商為美國經濟貢獻了2.17萬億美元,占美國GDP的近12.1%。[ 8 ]盡管美國的勞動力成本明顯高于其他國家,但美國的生產力水平彌補了這一差異,并使該國成為制造業投資的一個有吸引力的地方。此外,與其他國家相比,美國的勞動力成本差距開始下降,并且隨著工業機器人成本的下降,可能會繼續下降。增材制造、3D打印、先進機器人以及物聯網和大數據的利用等顛覆性技術正在徹底改變美國制造業。[ 9 ]這不僅提高了生產力水平,而且使美國成為高科技制造企業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之一。例如,John Deere為其部分模型添加了傳感器,該公司將從這些傳感器中檢索到的數據出售給農民,以便提供新的觀點并改善農業生產。

 

直到最近,美國還受益于開放貿易政策。為了繼續保持制造業增長,美國應該避免關稅戰爭或過度限制貿易政策。

 

國家制造創新網絡(NNMI)等計劃的開發代表了這一先進技術發展的一些最大驅動因素。NNMI匯集了制造商、大學工程學院、聯邦機構、非營利組織和區域組織,以投資新型制造技術。由國防部或能源部資助的九個制造創新機構是NNMI的一部分,他們的研究領域涵蓋從3D打印到輕質金屬制造的技術發展。[10]其他獎勵計劃,如美國商務部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NIST)的撥款,有助于加速該國先進制造業的發展。[11 ]

 

在美國各地都可以找到先進的制造技術。例如,在印第安納州,制造噴氣發動機的勞斯萊斯雇傭了數千名工程師。Zimmer Biomet在印第安納州華沙生產外科產品,該城市已成為整形外科產品的全國樞紐。[ 12 ]直到最近,美國還受益于開放的貿易政策,為了使制造業繼續增長,該國應該避免關稅戰爭或過度限制貿易政策。2016年,加拿大和墨西哥購買了美國制成品的五分之一[ 13 ],在美國制造的近一半制成品出口到與美國簽有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 14 ]展望未來,美國領導人必須繼續推行近期有助于制造業復蘇的政策。

 

發展不好的國家

遇到哪些障礙

 

在本節中,我們將研究幾個在我們的指數上表現不佳的國家,研究他們面臨的問題以及他們的政策如何抑制制造業發展。我們討論巴西,印度尼西亞和墨西哥等低效國家,以發現制造業產出面臨的障礙。

巴西

巴西岌岌可危的制造業至少部分歸因于困擾該國的腐敗。一般而言,由于長期的不確定性,腐敗使得投資者害怕將資金投入一個國家的業務運營,這反過來又削弱了長期投資和業務增長的前景。

 

由于腐敗導致的資金損失繼續增加,巴西的這種擔憂是有道理的。據估計,巴西國有石油公司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as)估計該國石油公司的投資回報超過50億美元。[ 15 ]此外,巴西的制造業特別受到全國腐敗的牽連。該部門占該國出口的60%。1999年至2014年,巴西55%的外國賄賂案件發現于制造業、采礦業、建筑業和運輸業。[ 16 ]

健康的制造業部門取決于金融交易的透明度,未來國家政治環境的相對確定性以及個人對非法行為負責。

 

巴西的“洗車行動”( Operation Car Wash)揭露了該國發生的一些非法交易,但有幾個漏洞需要填補,否則這種腐敗永遠不可能完全消除。公司在過去兩年中聘請了合規團隊,[17 ]巴西的“廉潔公司法”已開始向正確的方向發展,但為了建立遏制腐敗的框架,必須改進舉報人保護和提高檢查及執法能力。健康的制造業部門取決于金融交易的透明度,未來國家政治環境的相對確定性以及個人對非法行為負責。每個尋求改善制造業的國家都應該減少腐敗,因為巴西已經證明了這種腐敗的連鎖效應如何阻礙了制造業的增長。

印度尼西亞

十年前,印度尼西亞的制造業占其GDP的27.4%。2017年第三季度,這一數字降至21%,這是自2000 年以來的最低百分比。[ 18 ]我們對該國制造業環境的細分顯示了其勞動力的匱乏。具體而言,印度尼西亞因勞動生產率低下而受到阻礙。其制造業被描述為“中間流失”,這意味著其大部分小型和非生產性企業正在拖累整個行業。[ 19 ]

 

為了提高全球競爭力,印度尼西亞需要發展其勞動力并推動其制造業。其領導者應該激勵低生產率的制造企業退出行業或通過技術和高技能勞動力提高生產力。非生產性制造企業的存在可以部分解釋為印度尼西亞的低工資。低收入工人的可用性使公司自滿,因此這些公司不會被激勵提升其工人的技能或創新他們的技術。這限制了整個行業。[ 20 ] [ 21 ]

 

除了提高工資外,印度尼西亞還必須加強對工人的培訓。印度尼西亞工業部長Airlangga Hartarto已經建立了旨在實現這一改進的政策框架。部長表示,他計劃為職業計劃提供稅收優惠,以改善培訓,鼓勵制造商制造創新產品,并讓制造商專注于出口。[ 22 ]該國的“工業4.0”計劃旨在通過自動化、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等技術提高其全球競爭力。

最后,印度尼西亞需要改善其基礎設施和交通運輸。對小型制造業的調查顯示,基礎設施薄弱的擁堵問題和物流問題代表了制造工廠的實質性障礙。通過在該國開發更多的基礎設施,印度尼西亞將獲得諸如技術工人和在印度尼西亞設立分支機構的國際公司的技術傳播等好處。

 

墨西哥

雖然墨西哥的制造業在很多方面超過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預期,但該國的勞動生產率仍然停滯不前,并且成為這一類別中最差的國家之一。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墨西哥的生產率以每年4%的速度增長,但在過去10年中,這一數字已降至每年0.8%左右。這種低勞動生產率是經濟增長和社會繁榮的主要障礙。盡管有這種限制,但墨西哥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出口國,其GDP的36%來自商品出口。這是拉丁美洲最高的比率之一。[ 23 ]

 

在最近的穆迪分析研究中,AbhilashaSingh和Jesse Rogers指出,墨西哥正式工作崗位的短缺促使全國各地建立了非正式的工作安排。雖然墨西哥大型制造企業的生產率因技術創新和追蹤競爭性全球市場的壓力而有所改善,但這些企業僅占該國總就業人數的三分之一。從2004年到2014年,經常從事非正規就業的小公司的生產率下降了2%。

雖然墨西哥的制造業在許多方面超過了北美自由貿易區的預期,但該國的勞動生產率仍然停滯不前。

 

造成生產力問題的另一個因素是墨西哥教育水平低下。雖然我們對墨西哥K-12和高等教育支出的評估與本研究中的其他國家相比是平均水平,但這筆錢并沒有得到有效或有效的支出。墨西哥人平均只有10年的正規教育,低于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低于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由于平均教育水平較低,墨西哥人往往無法填補需要大型制造企業技術專長的空缺,并被迫從事低技能職業。因此,制定激勵高中畢業和大學入學的職業培訓政策和政策對墨西哥的未來至關重要。

 

該國應尋求將小型制造企業與非正規勞動力整合到正規經濟中。為國內技術發展提供更大的激勵將有助于這些中小型企業提高利潤并提高生產力。此外,升級墨西哥的基礎設施將提高小型制造工廠的生產率。由于城市之間連通性差,需要額外成本的生產鏈需要來自鄰近地區以外的材料。[ 24 ]基礎設施的發展對于大型制造企業也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據估計,到2020年,韋拉克魯斯港和拉扎羅卡德納斯港的瓶頸可能導致從墨西哥到美國的出貨量延遲多達25%。[ 25 ]

 

最后,應優先考慮從事腐敗工作并降低該國犯罪率。據估計,墨西哥的犯罪成本將使經營成本增加2-3%。小公司首當其沖地受到腐敗的影響,因為他們發現更難以雇傭安全并避免敲詐勒索。[ 26 ]

 

如何改善制造業發展

(政策建議)

 

采取加強政治、經濟穩定以及開放貿易政策的治理戰略

對于投資者和行業領導者來說,經濟和政治穩定以及開放貿易政策是必不可少的。擁有良好的開展業務的環境有利于制造業和整體經濟增長。制定進入全球市場的貿易政策并鼓勵技術在商品生產中的流動至關重要。當一個國家在經濟和政治上穩定時,許多固定成本高的先進制造業更容易啟動,即便成本高于其他國家。

 

當一個國家在經濟和政治上穩定時,許多固定成本高的先進制造業更容易啟動,即便成本高于其他國家。

 

創造有利于穩定的環境需要尊重法治、保護財產權、嚴格執行合同并打擊腐敗。這些努力鼓勵外國直接投資,并有利于希望在國內開展業務的技術先進的公司。

 

提供適當的財務激勵措施,以提高勞動力和整體生產力水平

制定包括低企業稅率、研發稅收抵免、政府補助和政府貸款在內的財政激勵措施可以幫助各國改善其制造業。技術開發帶來了生產力的提高,但通常高昂的固定成本投入成為開發這些破壞性和變革性技術的最大障礙。通過向國內制造商提供這一些激勵措施,可以實現業務及相關技術的發展。新公司的進入導致更強的競爭力,在總體上也有利于激勵創新。

 

在大數據、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等21世紀的技術方面取得突破

對于經濟發達國家而言,在生產成本方面進行競爭非常困難。為了使這些國家保持其制造業蓬勃發展,通過機器人、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釋放價值至關重要。隨著開發機器人的成本降低以及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提高效率,這些國家可以繼續保持其作為制造強國的地位。公私合作伙伴關系和政府資助計劃可以幫助21世紀創新的持續發展。

 

對于經濟發達國家來說,要保持其制造業的蓬勃發展,通過機器人,人工智能以及大數據的使用來釋放價值至關重要。

 

通過技術和教育幫助小公司

案例研究表明,制造業整體在很多地方被小型低效公司所困擾。規模的擴大將迫使小公司創新其流程并提高生產力。擁有更先進的技術需要具備在這些新的,生產率更高的行業中工作所需技能的工人。許多中型和大型企業都有職位空缺,但由于缺乏正規教育,很難找到所需的技術工人。職業培訓計劃和教育的重點是激勵個人在STEM領域學習,這是必不可少的。

 

此外,官員應該幫助小企業學習如何駕馭全球供應鏈和出口規則。正如Jared Bernstein和Somin Park所指出的那樣,“為中小型制造商提供定制服務有助于他們克服融資和信息障礙,改進他們的技術和產品設計,并將他們與全球供應鏈聯系起來。” [ 27 ]為小公司設立一站式獲取專業知識并了解如何建立貿易的場所是促進制造業的一個好方法。

 

制定減少腐敗的機制

腐敗在某些國家是抑制制造業投資的因素。東道國政府收取資金的風險抵消了廉價勞動力成本(The risk of money being taken by the hostgovernment outweighs the cheap labor costs that can be found in that country.譯者注,這句話比較難翻譯,就這樣吧!)。此外,由于腐敗的水波效應(一般都翻譯為連鎖反應,我覺得水波效應比較形象),供應鏈的不同部分會受到瞬間崩潰的影響,這可能帶公司帶來天文數字的代價。采取商業行為透明的立法有助于減輕腐敗。另外,更好的舉報人保護和檢測能力可以幫助減少腐敗。鼓勵更多合規和審計人員可以幫助建立問責制和績效文化。

 

為企業提供必要的物理和數字基礎設施融資

為企業開發物理的、數字的礎設施是幾乎所有國家制造業都需要的。道路、橋梁、港口等物理基礎設施對于以更有效的方式把供應鏈連起來,促進產品出口都是必要的。高速寬帶和移動技術的作用也是如此。

 

小型制造企業經常將擁堵,物流或連接問題列為需要克服的主要障礙。隨著發展中經濟體希望出口更多,為了進入全球市場,必須增加交通基礎設施投資。

 

小型制造企業經常將擁堵、物流或連接問題列為需要克服的主要障礙。隨著發展中經濟體希望出口更多,為了進入全球市場,必須增加交通基礎設施投資。此外,已經擁有良好運輸基礎設施的國家需要有效的供應鏈。如果沒有足夠的基礎設施,就不可能有高績效的制造公司。

(附錄略)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作者信息

布魯金斯學會作 者

發表文章數1

作者其他文章推薦

    • 中國智慧城市發展促進工作聯盟

    關于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用戶手冊

    ?2010-2019 中國工業評論 | 技術支持:北京光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826號 京ICP備05039896號-2

    江苏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