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創業 > 關于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的幾點思考
關于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的幾點思考
分享到:
來源: 數字化企業 作者: 黃培發布時間:2018/8/7評論:0+收藏文章
◎文丨e-works總編 黃培博士

自主創新絕非所有零件、所有技術都要自己去“自力更生”,而是必須將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有機地結合起來,與客戶、合作伙伴和供應商實現協同創新。

 

最近,持續幾個月的中興事件終于暫時有了結果,在接受了一系列美國商務部的嚴厲處罰之后,中興通信終于恢復了生產。中興事件折射出我國在制造業的多個領域還缺乏核心技術。在這種背景下,我國當然會進一步加大力度支持自主創新。但是,當今世界已經進入一個合作共贏的時代,隨著產品結構、制造工藝和材料越來越復雜,實際上沒有哪個國家的企業能夠掌握所有核心技術、核心產品和核心工藝,在強調自主創新的同時,必須推進開放合作。

 

自主創新絕非所有零件、所有技術都要自己去“自力更生”,而是必須將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有機地結合起來,與客戶、合作伙伴和供應商實現協同創新。

 

例如,芯片制造的核心裝備光刻機的霸主并非美國企業,而是荷蘭的ASML公司,該公司掌握了芯片技術最前沿的制造技術,全球芯片自主巨頭都是其股東。機器人的核心零部件精密減速機大部分并非是機器人主流廠商自己制造的,而是掌控在Nabtesco、Harmonica和住友重工等幾家日本企業之中,目前連機器人四大家族的企業都因為機器人減速機供不應求而不能開足馬力生產。中國商飛自主研發的C919飛機已經成功進行了幾次試飛,但其核心零部件由中外幾十家供應商提供。事實上,波音、空客也都是如此,都是擁有廣泛的國際產業鏈合作伙伴。2017年和2018年,我分別參觀了巴黎航展和英國范堡羅航展,參展商有一兩千家,實際上看到的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國際合作產業鏈。

 

同樣,汽車產業鏈也是由主機廠和眾多一至五級零部件供應商組成的產業鏈。近年來,一些汽車大型主機廠已逐漸將旗下的零部件企業剝離,更專注于整車設計和新能源汽車、智能駕駛等新興技術的探索,降低自身的經營風險。同時,剝離的零部件企業也能夠更加便于與多個主機廠合作,專注于自身擅長的領域。

 

自主創新的新趨勢是建立開放,甚至是開源的創新生態系統。

 

上月(七月)在英國訪問了移動芯片巨頭ARM公司。該公司并不制造移動芯片,而是建立了相關標準和系統架構,成為移動芯片領域事實上的標準。此次ARM公司介紹了其物聯網平臺MBED,同樣是采用開放和開源的方式,通過大力發展開發者,來迅速拓展客戶。目前,MBED平臺已發展了幾十萬開發者。

 

自主創新要重視基礎技術研究。

 

李培根院士指出,政府應當大力支持“競爭前技術”,也就是關鍵技術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而不應當資助企業去開發已經在市場上已經開始銷售,形成多家企業市場競爭的產品;同時,國家應該大力支持原始創新,而不只是跟蹤研究。

 

我在英國范堡羅航展上碰到一位英國政府創新機構(InovateUK)的負責人,他介紹英國政府也有大量的創新基金,但只支持新技術和創新的研發,不支持產品的開發與改進。該機構目前在支持降低汽車二氧化碳排放的項目。

 

自主創新需要長期、持續的努力。

 

四年多以來,e-works已組織了20次國際智能制造考察,訪問了德國、美國、英國、法國、瑞典、丹麥和日本等發達國家上百家優秀的制造企業和工業軟件企業,其中包括不少百年老店、行業隱形冠軍和快速成長的中小企業。我深深感到,這些企業專注于核心技術、核心工藝的開發,幾代人持續接力,建立了自身的差異化競爭優勢。

 

例如,此次英國考察,我們訪問了位居全球三大建筑機械制造企業之一的JCB公司。經歷了八十多年的家族傳承與發展,JCB開創了眾多行業第一的創新。2016年,JCB的營業額約36億英鎊,保持了穩步發展和較高的盈利能力。自主創新需要專注,需要耐力,需要持續改進,從量變到質變,“彎道超車”的捷徑是走不通的。我國應當改變在推進自主創新過程中,過于追求短期行為的問題。

 

JCB創始人的名言

 

制造業的自主創新需要強調品質為先。

 

6月份,我們在日本考察了兩家全球機床行業的頂尖企業山崎馬扎克(MAZAK)和牧野機床(MAKINO),共性特點是非常強調其產品的品質,牧野機床鮮明的提出“Quality First”的核心理念。兩家公司都建立了機加工零部件的柔性制造系統(FMS),可以全自動地制造多種箱體類零件。為了提升產品的品質,牧野機床將總裝車間設立在堅硬的花崗巖上,從而避免因為地基不穩影響裝配精度。而此次日本考察再次訪問的全球機器人和數控系統領軍企業FANUC也非常強調產品的品質,建立了兩萬平米的可靠性測試大樓,對各種關鍵零部件進行老化實驗,測試在實際工況下零部件的可靠性。

 

MAZAK的機加工柔性制造系統(FMS)

 

構建工業界、學術界和政府多方協作的創新中心,促進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

 

2016年11月,李培根院士率團訪問了作為美國國家級制造業創新中心之一的DMDII(數字制造與設計創新中心)。該中心的會員包括工業界、學術界和政府機構。政府機構提供部分經費,工業界和學術界的會員分為三級。最高級別會員每年交納幾十萬美元的會費,在承擔項目和知識產權共享方面獲得最高權益,普通會員只需要交納500美元的年費。而學術界的會員需承諾提供與同級別工業界會員等值的研發人年。DMDII的定位是推進技術成熟度在4-6的技術研發和驗證工作,促進科技成果的產業化。

 

DMDII定位在解決技術

成熟度在4-6的問題

 

目前,我國已建立了七家國家級制造業創新中心,期待這些中心能夠融合政府、工業界和學術界的力量,真正為我國制造業各個領域基礎技術研究和核心產品自主創新做出實實在在的貢獻。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關于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用戶手冊

?2010-2019 中國工業評論 | 技術支持:北京光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826號 京ICP備05039896號-2

江苏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