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創業 > 朔州固廢生金
朔州固廢生金
分享到:
來源: 中國經濟和信息化 作者: 中國經濟和信息化發布時間:2013/12/2評論:0+收藏文章

  平地而起的馬邑粉煤灰庫如一座小山坐落在朔州市東北方向,站在灰庫的攔截大壩頂上放眼望去,灰庫像一眼望不到邊的灘涂,荒涼甚至有點壯觀。

  作為能源大市的塞外朔州,雖是門神尉遲恭故里、桑干河之源,卻一直以煤電而聞名。因煤而建、依煤而興的朔州,腳下蘊藏著420多億噸煤炭,與之相隨的是717.6萬千瓦龐大的電力裝機容量。煤電產業在支撐當地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卻也有著難以名狀的“傷痛”。因煤電發展產生的大量工業固廢粉煤灰、脫硫石膏、煤矸石就是城市的痛點。

  “現在朔州僅粉煤灰排放量每年就有800萬噸,灰庫內目前存量已經達到1.8億噸。隨著一批規劃火電項目投入運行,到“十二五”末,朔州僅每年排放的粉煤灰就將達到驚人的1800萬噸。不僅粉煤灰,在過去的2012年,朔州市的煤矸石排量達到3600萬噸,脫硫石膏排量達到120萬噸。”朔州固廢綜合利用工業園管委會負責人吳建成指著毗鄰園區的占地面積巨大的粉煤灰庫對記者說。

  如今這一切正在發生著巨大變化,憑借著對煤矸石、粉煤灰等固體廢物的綜合循環利用,朔州市被工業和信息化部確定為全國12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之一。過去的一年,固廢綜合利用產業,產值達到55億元,占全市工業總產值的5%。

  固廢之困

  如果尉遲恭、桑干河代表著朔州的靈魂,那煤炭和火電一定是朔州的肉體。在朔州市近2000平方公里的地下蘊藏著大量的煤炭。近年來,年開采量位居全國前三,可以稱作中國地級煤都市。長期以來,煤炭對于當地經濟的貢獻高達60%以上,第二產業中,煤炭的比重達70%。煤炭成為朔州市不可替代的支柱型產業。煤炭的開采洗選加工過程會產生大量的煤矸石,朔州也不例外。

  煤矸石是我國排放量最大的工業廢物,約占我國工業固體廢物的1/4。煤矸石作為煤炭的伴生物,長期以來,被堆放在礦區周邊,不僅壓占土地,影響生態環境,淋溶水將污染周圍土壤和地下水,可燃成分自然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碳氧化物和煙塵等有害氣體污染大氣環境。

  事實上,發熱量在2000大卡以上的煤矸石并非一無所長,其自身也存在一定的煤炭屬性。雖然不符合生產生活用煤標準,如果能利用煤矸石的有效熱成分,把煤矸石和普通煤加以混合,熱值得以提升并能夠用于發電。為解決煤矸石問題,朔州引進資金,發展煤矸石電廠,變“禍害”為資源,煤矸石大量堆積的問題得以解決。

  煤矸石僅僅是朔州大量固廢中的一類。支撐朔州發展的除了煤炭還有火電。

  巨大的冒著白氣的發電場廠矗立在朔州市城東,儼然已經成為這個城市的標志性建筑。無論電力改革了幾次,東家更換幾次,電廠被加上了“大唐”等等央企的名號,而當地人依然叫他們神頭電廠。這個籌劃于第一個五年計劃末的大型火電廠雖然因當年“進山進洞”、“靠路靠水”及經濟困難等原因幾易設計方案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在非常靠近平朔煤田又臨近同蒲鐵路的神頭泉邊興建,成為典型的坑口電站,并于1977年建成投產。

  神頭電廠的建成成為當地人的驕傲,直到如今當地人還以能在神頭電廠工作而驕傲。誠然,神頭電廠作為華北電網骨干火力發電企業,一直擔負著向山西和京、津、唐地區的供電任務。電廠為國家提供了清潔能源,卻給朔州市帶來了巨大的環境壓力。火電廠燒煤后產生大量的粉煤灰,至今已經積累了30多年。近年新建的煤矸石電廠更是因煤矸石雜質量大而產生了超過常規電廠的粉煤灰,固體廢棄物治理產業似乎陷入了死循環。

  神頭電廠及新建的煤矸石電廠產生的粉煤灰露天堆放形成了一座山,占用了大量土地,浪費資源,污染環境,一遇到刮風天灰塵滾滾,下雨天則泥濘不堪,成為污染周邊環境和農田的一大公害。日漸增高而且隨著東風隨時可能被刮到市區的粉煤灰大山坐落在城市的東邊,成為朔州市政府一大難題。

  變廢為寶

  粉煤灰真的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嗎?顯然不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煤炭燃燒過后,含有氧化鋁、氧化硅、白灰黑等化工產品的原材料粉煤灰卻是一種可以再利用的珍貴資源。而且由于平朔煤田的煤質原因,神頭電廠產生的粉煤灰氧化鋁、氧化硅的含量都在40%以上。

  如何變廢為寶,變廢物為資源,變環境壓力為轉型動力,擺脫“資源詛咒”的命運,朔州市決定再拿粉煤灰“開刀”。2010年朔州市引進先進技術、投入資金,在城東“粉煤灰”庫邊規劃建設占地面積2.4萬畝,總投資120億元的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并于第二年開工建設。為吸引更多的企業入駐園區,朔州市專門制定了《關于建設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基地加快工業循環經濟發展的意見》,明確了7條優惠政策,包括土地、稅收、財政支持、產品推廣等幾方面,為投資者創造一個良好的發展環境。

  截至目前,中源偉業新材料有限公司、朔州市潤臻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山西鵬程粉煤灰高鋁輕質耐火磚項目等15家企業入園,建設項目24個,已經投產16個,5個系列30個品種的產品已經投放市場。“入園項目全部建成后,一年可消化工業固廢物500萬噸,實現銷售收入150億元,將成為全國最大的粉煤灰為主的固廢綜合利用產業集聚區和全國唯一的固廢綜合利用產學研示范區。”吳建成說。

  “朔州市把工業固廢綜合利用作為全市轉型跨越發展的重要支撐全力推進,目前已形成煤矸石發電、粉煤灰新型建材、脫硫石膏綜合利用三大產業集群。三大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技術不斷取得新突破,特別是粉煤灰的綜合利用技術依托北京大學等16所院校,形成了高中低端3條技術路線,努力實現粉煤灰“吃干榨盡”,做到全資源化利用。”朔州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孔慶虎主任說。

  作為主要生產原材料的粉煤灰,低成本甚至無成本,使得工業園區既是一個科技園區,也是一個創新園區;既是一個轉型工程,也是一項環保工程、致富工程。孔慶虎的理想是把固廢綜合利用發展成朔州市的支柱型產業。

  創業樂園

  在馬邑粉煤灰庫的另一邊,“北大研發中心”6個鮮紅的大字格外引人注目。一幢幢辦公大樓整潔明亮,一排排廠房排列整齊,一條條環園道路寬廣暢通,一個個太陽能路燈熠熠生輝。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很難想到這里曾經是附近居民避之不及的大風起兮“灰”飛揚地帶。

  而今,這成山的粉煤灰邊成了創業者的樂土。在朔州市固廢綜合利用工業園研發中心產品展區,陳列著利用粉煤灰生產出來的各種“寶物”,有利用粉煤灰提取的新型化工原料白炭黑和氧化鋁,利用粉煤灰制成的蒸壓磚、砌磚等新型建材,利用粉煤灰做成的保溫耐火材料、建筑陶瓷、塑性復合材料,甚至還有利用粉煤灰制成的門窗、辦公桌椅、套裝門等高檔家俱。

  一車車粉煤灰被送進機器,經過壓制、平整、打磨、上色等幾個工序,一塊塊粉煤灰高分子復合裝飾板便生產出來,在這里,粉煤灰實現了華麗轉變。在山西煤銷朔州粉煤灰綜合利用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里,副總經理馮效杰告訴記者:“年產800萬平方米粉煤灰增強硅酸鈣板生產線和年產200萬平方米粉煤灰涂裝板生產線9月6日投產。這種裝飾地板防火防水、耐磨耐壓、無腐蝕無輻射、甲醛排放遠低于國家標準。我們要把企業打造成為立足朔州、輻射全國、影響全球,具備國際現代化水平的固廢綜合利用及新型建材產業基地。項目建成后每年可消化粉煤灰25萬噸,對于朔州的轉型發展意義重大而深遠。”

  在另一側的朔州市潤臻新技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則顯得更有科技含量。他們利用粉煤灰和脫硫石膏為主要原料生產的無機節能防火保溫板、內外墻粉刷石膏、防滑人行道板和紙面石膏獲得了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碳金材料生產工藝,一舉突破了粉煤灰產品長期徘徊在建材領域的局面,實現了粉煤灰產品循環利用。

  “高科技”的遠不止潤臻新技術一家,在國能神州高科技公司,總投資7.18億元,產值6億元,占地300畝的20萬噸級粉煤灰提取氧化鋁、白炭黑項目正在建設。其中一期2萬噸級項目現已完成投資3000多萬元,硅酸鈉生產線已建成試運行。

  在國能神州旁邊的粉煤灰制磚車間里,工人正在生產一種“標磚”。這種被認為技術含量并不高但能夠大量利用粉煤灰的磚塊與粘土制作的傳統紅磚相比也別具個性,硬度強、耐風化性強、抗壓度強、隔熱、隔音、保溫,且每塊標磚重量比紅磚輕8兩,產品在旺季供不應求。

  “園區粉煤灰綜合利用方面已經形成了3條明確的技術路徑:在高端技術方面,主要有粉煤灰提取氧化鋁、白炭黑技術,粉煤灰制造陶瓷纖維技術,粉煤灰制造氮氧化物耐火材料技術,這些技術目前在國內外都處于領先地位;在中端技術上,主要有粉煤灰制造地板及各種裝飾材料技術,粉煤灰制造輕質耐火磚技術,這些技術屬于國內首創,而且基本成熟,產品市場前景很好;在實用技術上,主要有粉煤灰制造蒸壓磚和砌塊技術,粉煤灰制造保溫板和隔墻板技術。通過這3條路徑,基本實現了對粉煤灰的全資源化利用。”孔慶虎說。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 中國智慧城市發展促進工作聯盟

關于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用戶手冊

?2010-2019 中國工業評論 | 技術支持:北京光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826號 京ICP備05039896號-2

江苏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