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產業 > 產業結構調整進入新常態
產業結構調整進入新常態
分享到:
來源: 中國經濟和信息化 作者: 中國經濟和信息化發布時間:2014/6/25評論:0+收藏文章

  產業結構長期失衡是導致本輪國際金融危機的重要原因之一。

  隨著國際金融危機蔓延、惡化波及全球,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強烈意識到制造業對于改善經濟和就業的重要性,站在國家中長期發展的高度,陸續推出“再工業化”計劃,希望推動以制造業升級和發展新興產業為核心的產業結構調整。

  中國也正在面臨嚴峻的產業結構失衡問題,未來如何抓住產業結構調整的機會,解決產業失衡走向產業優化,是目前的重要課題。


  產業困局

  2009年以來,發達國家陸續出臺產業政策支持實體經濟。美國推出了《美國復蘇和再投資法案》、《制造業促進法案》、《先進制造伙伴計劃》以及建立15個制造業創新中心計劃,英國推出創新制造領域一攬子新政策、新能源法案、生物科技投資計劃等,以及日本的《制造業競爭策略》、德國工業4.0計劃以及歐盟2020戰略等。

  這給同樣處于產業結構失衡中的我國帶來啟示。

  當前,我國經濟正處于三期疊加的特殊階段,產業結構失衡的問題凸顯,轉型升級緊迫。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使得我國要在平衡穩增長與調結構的關系過程中,解決第二產業疲弱與第三產業乏力,化解過剩產能與防止經濟失速、資源在傳統行業與金融部門之間錯配以及研發實力難以支持科技產業快速發展等結構性問題。

  我國目前面臨的產業結構失衡問題主要如下:第一,外需轉向內需,但消費貢獻有限。國際金融危機、國外需求疲軟沖擊我國出口,國內粗放型投資引發社會和經濟問題,投資和出口型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然不適應當前發展。擴大內需成為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的主要措施。從GDP指數中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指數的同比變化來看,2010年開始第二產業指數同比大幅下滑,第三產業指數2010年-2012年間同比降幅弱于第二產業,2013年出現回升,也就是說以工業為主的第二產業疲態明顯,服務業表現強于工業。但是,消費對GDP的貢獻水平仍然較低。

  第二,環境污染倒逼加快產能化解,或引發經濟大幅下滑。鋼鐵、水泥、玻璃、船舶、電解鋁等行業的產能利用率長期低于80%。以鋼鐵行業為例,四萬億元投資帶動黑色金屬冶煉及延壓價工業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在2011年9月達到20%以上,投資周期一般為兩年左右,前期鋼鐵投資帶來的產能問題已經顯露出來,2013年粗鋼產能利用率僅為72%。而且,大氣污染等環境問題直接危害生活質量,化解過剩產能迫在眉睫。鋼鐵大省河北省壓減過剩產能最為艱巨,2013年共壓減粗鋼產能788萬噸,2014年目標1500萬噸,如此大力度關停高能耗企業直接導致一季度GDP增速下降至4.2%,僅為2013年的一半,經濟有失速的風險。

  第三,金融企業利潤占全部上市公司一半以上,傳統行業年年虧損。非金融類上市公司營收占全部上市公司的比重高達85%,但利潤占比卻不足45%,金融機構賺取了大多數利潤。從行業上看,傳統行業利潤同比連續下降,2012年和2013年鋼鐵行業利潤同比下降125%和324%,煤炭行業下降10%和30%,機械行業下降34%和11%。

  第四,科技型企業加快發展,但距科技強國仍有差距。據《中國創新型企業發展報告(2012)》指出,截至2011年年底,542家創新型(試點)企業的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超過9萬件,占全國專利授權數量的1/10;研發經費投入總額3939.8億元,比上年增長27.6%;主營業務收入達21.5萬億元,占全部工業企業收入總額的1/4。但與美國等科技強國差距仍大,2011年中國研發支出占GDP比重僅為1.87%,低于美國(2.77%),每年專利申請數只接近日本的1/2,美國的1/3。

  從失衡到優化

  在此背景下,我國產業結構調整需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雙軌道同時推進。自上而下,產業政策將從大趨勢上區分重點發展、穩步推進以及加快退出的產業類型,輔以金融、財稅等配套政策支持,清晰產業定位;自下而上,通過政策引導和市場主導的共同作用,新技術和新模式不斷出現、應用,加速我國產業結構變化,形成新的產業格局。

  傳統行業:優化供給結構,化解絕對過剩。

  對供給絕對過剩的傳統行業將會加大淘汰力度。國務院出臺《化解過剩產能矛盾的指導意見》,重點治理鋼鐵、水泥、玻璃、電解鋁等傳統行業。以鋼鐵為代表的工業原材料產量超過全球供應量的一半,超過了國內消費需求量,國外需求有限,供給已經出現絕對過剩。面對環保壓力和企業效益長期虧損,淘汰力度必須加大。

  工業和信息化部上調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確定的目標任務,鋼鐵行業淘汰落后產能共計4770萬噸、水泥行業淘汰5050萬噸,遠高于去年。

  結構性過剩行業將加快產業升級,挖掘有效需求。6月以來,國務院常務會議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分別就石化、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專門召開會議部署工作。

  我國對于石油化工、煤炭等傳統能源的需求仍然大量存在,更多是因為技術水平造成環境污染帶來的結構性產能過剩,當前需要通過技術升級和產業調整發展綠色能源來滿足龐大的需求。

  新興產業:八大方向全面興起,四大支柱占據主流。

  四大支柱產業是我國經濟轉型的主動力。我國確定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分別為“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新能源、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制造業和新材料”,并指出了23個重點方向。

  到2020年,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制造產業將成為國民經濟的四個支柱產業,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為先導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15%。其中,預計節能環保、信息技術與高端裝備制造業的產值規模均在10萬億元左右。我們按照2020年GDP翻倍估算,四大支柱產業占GDP的比重或將超過30%,是我國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重要力量。

  除上述七個戰略性新興產業外,海洋產業要與其他戰略產業深度結合,可能成為獨立新方向。2013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著重要求通過技術創新加大海洋產業資源開發和利用,培育壯大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努力使海洋產業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未來,海洋生物、海洋裝備、海洋運輸、海洋信息技術以及海洋環保等,都可能成為我國中長期戰略發展產業。

  服務業:高附加值的生產服務和生活服務業。

  我國服務業供給在總量和結構上都存在嚴重的不足。我國服務業受制于資源有限,潛在需求一直未被有效釋放。

  未來,隨著“三個1億人城鎮化”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快速推進,服務業升級是拉動內需和穩定經濟的著力點。

  今年5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大力發展生產服務業,重點發展研發設計、商務服務、市場營銷、售后服務等方向。目前,我國商業服務、計算機與軟件、倉儲與運輸等服務業收入占總體比重高,金融服務與文化娛樂等收入占比相對較低。從政策方向來看,通過研發創新(研究、設計、應用)、技術創新(信息技術應用到倉儲物流、改造工藝流程)、金融創新(融資方式、金融產品)等提高服務業的現代化水平、提高服務業的附加值將成為未來服務業發展的方向。

  滿足生活服務業的現代化需求。伴隨著人口老齡化趨勢以及人們對健康的日益重視,未來生活服務業從基本的吃穿住用行上升到飲食調理、身體保健、器械檢測、醫療醫藥、護理服務、娛樂健身、養老社區、健康保險等現代化服務。2013年,國務院常務會議針對健康服務業和養老服務提出發展要求,重點在于通過市場化機制改革創新來增加供給。

  制造業:裝備制造業大力推動自主創新國產化。

  國家領導人多次視察制造業企業。發達國家相繼出臺政策重振制造業,凸顯制造業對于當前各國經濟的重要性。我國當前雖然沒有明確提出制造業發展政策,但是黨的十八大后習近平總書記視察的企業大多數為制造類,要向自主高端制造業方向發展。視察東北老工業基地的企業最多。

  相比于視察廣東上海等經濟發達地區以及甘肅新疆等西部省份的企業,習近平總書記在東北4天視察近10個企業,是近來深入調研企業最多的一次。在視察中習總書記提出,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是國家既定戰略,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增強工業核心競爭力,提出我國要成為現代裝備制造業大國。

  據統計,黨的十八大后習總書記視察的企業七成左右為制造類,既包括沈陽機床、鼓風機廠等傳統制造業企業,大連船舶重工、中航通用飛機等裝備制造業,又有威盛電子、東軟集團等電子信息制造業。

  在河南和上海視察期間,習總書記明確提出大力發展裝備制造業,推動自主創新國產化。習總書記關注信息智能、航天航空、新能源汽車、新材料及生物醫藥等領域的研發水平。由于視察的企業多為國有性質,習總書記非常強調加大科技創新自主研發,推動國有企業的產業轉型和升級。尤其在上海視察時,習總書記重點考察了中國商飛、上海汽車和上海聯影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等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

  科技創新是我國在經濟新常態下推動產業升級、結構調整的關鍵。中國錯過了前幾次科技革命改變社會經濟的機會。每一輪技術革命都會引發產業變革,改變人類的生產和生活方式。中國沒有參與到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幾次科技革命,錯過了機械時代(18世紀蒸汽機的發明和應用)、電氣時代(19世紀70年代電氣化應用)、電子時代(20世紀40年代開始電子計算機、微電子技術普及與應用),而只是抓住了70年代開始的信息時代的尾巴。

  當前,對比美國已建立的五大創新制造中心,我國“十二五”期間政策僅僅重點支持輕合金和碳纖維符合材料兩個方向。

  從政策上看,3D打印和數字化制造兩大領域還未出臺相關產業政策確定產業方向和重點技術,缺乏政策明確支持。

  從時點上看,《戰略性新興產業“十二五”規劃》和《新材料“十二五”規劃》,“十二五”期間將對新型輕合金和碳纖維復合材料重點支持,第三代半導體發展規劃重點或在“十三五”期間。

  從技術水平來看,數字化制造及設計與3D打印的核心技術仍未突破,輕合金技術相對成熟。

  從應用領域來看,新材料主要應用于航空航天、汽車和節能照明設備。美國剩下的十個創新制造中心也將會陸續建立,仍會有一些共同重點發展的技術和應用。

  2013年國家發改委公布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產品和服務指導目錄》,共涉及戰略性新興產業7個行業、24個重點發展方向下的125個子方向,共3100余項細分的產品和服務。

  我們認為,由于我國科研技術整體水平較低,國家制定新興產業規劃覆蓋大多數產品和服務,注重全面發展提升。但是,技術基礎存在差異、研發和投入的進度不一、市場需求不同,未來我國新興產業將會出現顯著分化,某些關鍵性的技術和領域能夠實現快速產業化,最有可能率先產業化的是與美國十五大創新制造中心共同的技術與應用領域。

  (作者為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 中國智慧城市發展促進工作聯盟

關于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用戶手冊

?2010-2020 中國工業評論 | 技術支持:北京光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826號 京ICP備05039896號-2

江苏11选5开奖查询